乐居财经 曾树佳 发自广州

  在地产“围城”中,有人想冲进来,有人却想摆脱圈里的束缚。

  近几年,剥离房地产业务的企业并不少,但无论是为了业务转型、优化财务报表,还是为了融资输血,最终呈现出来的,都是眼花缭乱的市场交易。

  近日,海南亚太实业发布公告称,拟以现金交易的方式,向亚太房地产出售所持同创嘉业全部84.156%股权,并拟以现金交易方式购买亚诺生物所持临港亚诺化工51%股权。

  这家曾经聚焦于地产业务的企业,在行业调控的大基调下,融资与销售都举步维艰,业绩难有起色。2016年至2018年,该公司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94.61万元、-883.90万元和-817.06万元,难挽下滑趋势。对此,它只能调转方向,向医药行业转型。

  地产行业的集中度不断上升,小型房企在行业内,本身就不具有话语权;而调控的持续,更让他们的生存空间瞬间变窄。面对这种情况,承受地产业务之重的企业,不得不抛售犹如“烫手山芋”的资产。

“逃离”房地产

  而同样是为了谋求生存,参投过多家房企的中民投,其对于地产项目的剥离,则显得有些大手笔。

  2019年以来,为解决流动性困难,中民投先是以121亿元出售董家渡项目予绿地,此后其子公司中民嘉业,又以9.81亿元的对价,将持有的上海嘉闻剩余50%股权,转让给了福建捷成,自此退出阳光城。

  目前,中民投正全面推进债务重组、资产重组和股权重组。对于抛售资产,中民投方面对外表示为,以上举动是战略转型的部署。但论及战略转型,不得不提早已将剥离房地产提上日程的浙江广厦。

  2015年8月,由于业务经营遇阻,曾经的百强房企浙江广厦,宣布将退出房地产行业。四年之后,浙江广厦于财报中,透露其已基本完成主要房地产业务的退出。

  乐居财经查阅数据获悉,由于房地产板块的逐渐脱离,浙江广厦的营收已从2015年的23.42亿元,降至2018年8.22亿元。今年前三季度,该公司的营收也同比减少了83.92%,但净利润则大涨1011.71%至12.03亿元。

  由此看来,转型影视文化的浙江广厦,似乎在剥离房地产业务之后,获得了另一个生存空间。事实上,地产商转型的例子比比皆是,万达集团、泛海控股、嘉凯城都在此列中。

  房企之外,对于一些不以房地产为主营业务的企业来说,他们也处于尴尬的境地,因为不大不小的地产资产,会造成各类成本的增加,牵制其主业的发展。于是在这类企业中,筹谋剥离房地产业务的,也不在少数。

  后来,监管层为防止募集资金变相输血地产,对“涉房上市公司再融资”加强了管控力度;这进一步加快了“非房”企业的剥离进程。

  以资金矿业为例。今年2月,该公司拟增发股票募资;6月,中国证监会下发文件,明确就资金矿业的房地产业务进行了重点问询。

  针对证监会的问询,紫金矿业回复称,截至2018年末,旗下紫金商务(即紫金地产)旗下所有房地产项目均已完成清盘,没有库存商品房在售,未完成销售的车位已由存货转为固定资产(计入投资性房地产),由紫金商务服务自持,主要为自用或对外出租。

  为了显示与房地产划清界限的决心,于今年7月份,紫金矿业再发承诺函,明确表示,旗下资金商务目前房地产业务已清理完毕,且经营范围已变更,不再包含相关业务;未来,资金矿业不会从事与房地产开发经营相关的业务。

  无独有偶,万泽股份也与紫金矿业一样,试图用去除房地产资产的举动,来推动定增计划。

  早在2016年3月,万泽股份发布定增预案,主要用于投资先进高温合金材料与构件制造建设项目,计划募资13亿,同年获得监管层受理。随后,该定增方案在三年中,已经历了4次修订,但仍处于“已反馈”阶段。

  2018年年底,万泽股份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,已从上年度的7.18亿大降至2.59亿。面对着现金流的逐步枯竭,万泽股份既需要出售房地产项目来回笼资金,也需要以此来推进定增计划的进展。

  经过四个月的停牌之后,今年5月份,万泽股份公布了资产置换方案。其中,该公司置出了所有房地产项目予大股东万泽集团,换回了医药资产。

  随后,万泽股份于7月2日发布承诺,公司及合并报表范围内子公司的房地产业务,都已清理完毕,未来将不再从事房地产业务,不再新增房地产业务投入。公司的主营业务也将变更为微生态制剂、高温合金的研发、生产及销售。

  这笔资产的置出,对于万泽股份定增计划的“解冻”,将会有所帮助。类似于紫金矿业、万泽股份,厦门钨业、大港股份等对房地产项目的剥离,也是异曲同工之举。